当前位置:axicom.cn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的金锁背后是什么样的真相?
红楼梦中薛宝钗的金锁背后是什么样的真相?
2022-07-02

红楼梦中薛宝钗的金锁是一个癞头和尚给的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最有意思之处在于它的写实功底,由于书中人物皆是活生生的人,故而所言所行不可能是完完全全的实话,若是富有阅历之读者,往往能一眼看破其中门道,而心思单纯之读者,不免执着于表面文字,一时间难窥红楼之妙处。

譬如贯穿《红楼梦》通部书的“金玉良缘”之说,细细分析其中细节,能解读出不少有意思的文字来。

贾宝玉衔玉而诞,此是曹公秉承“神瑛侍者、绛珠仙子”之神话线索,无可多言,但关于薛宝钗的金锁,却存在着很多疑问,因为纵观全书,关于薛宝钗的金锁,薛家人的说法有或多或少的出入,不怪有一些读者怀疑:所谓的金锁,只不过是薛家自行编撰的借口而已。

首先,薛宝钗一家当年进京都,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促成所谓的金玉良缘,而是为了送宝钗进宫待选,这一点书中是有明确记载的:

近因今上崇诗尚礼,征采才能,降不世出之隆恩,除聘选妃嫔外,凡世宦名家之女皆报名达部,以备选择;为宫主、郡主入学陪侍,充为才人赞善之职......薛蟠素闻得京都乃第一繁华之地,正思一游,便趁此机会,一为送妹待选,二为望亲,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账目、再计新支。其实则为游览上国风景之意。——第4回

这就存在一个问题:既然薛姨妈言之凿凿地称“宝钗的金锁,要等一个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”,那么当初为何要送宝钗去入宫待选?若是宝钗当年成功入选,薛姨妈还会提及“金玉良缘”的事吗?

这对于贾家人来说,应该是心中的一个疙瘩:薛家人真会两头算计,要是宝钗入选成功,就不提金玉良缘的事;如今待选失败了,就天天嚷嚷着“金锁要由玉来配”,这不是明摆着拿我们贾家当备胎吗?

如果薛姨妈一家当初来京都,一开始就提倡“金玉良缘”,尚且不至于落人口舌,眼下将贾家当作退而求其次的选择,但凡有点脾气的贾家人恐怕都会心中不舒服。

在此基础上,我们再来说说薛宝钗身上的金锁,每一个薛家人对它的解释都是不一样的。且看第28回“薛宝钗羞笼红麝串”,薛姨妈是如何解释这个金锁的:

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,“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”等语,所以,总远着宝玉。昨日见了元春所赐的东西,独她与宝玉一样,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。——第28回

从宝钗的心理旁白我们得知,薛姨妈向王夫人解释金锁的由来时,简单粗暴地称:金锁就是和尚给的,并且和尚叮嘱,等日后遇到一个有玉的公子方可成就宝钗的姻缘。薛姨妈的话说得很直白,就差点贾宝玉的名字了。

可金锁真的是和尚给的吗?非也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8回“薛宝钗小恙梨香院,贾宝玉大醉绛云轩”,彼时宝钗身体有恙,贾宝玉前来探望,期间说起了这块金锁,宝钗、莺儿两人对金锁的解释与薛姨妈不同:

宝玉笑央:“好姐姐,你怎么瞧我的呢?”宝钗被他缠不过,因说道:“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,所以錾上了,叫人天天带着;不然沉甸甸的,有什么趣儿。”一面说,一面解排扣......宝玉看了也念两遍,因笑问:“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。”莺儿笑道:“是个癞头和尚送的。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。”宝钗不待说完,便嗔她不去倒茶。——第8回

贾宝玉的通灵宝玉上有八个字: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;薛宝钗的金锁上也有八个字: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,宝玉的那句“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儿”,盖由此来。

这里的人物刻画极其细腻,宝钗乃是闺阁少女,加之刚刚已阅过通灵宝玉上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八字,必知与自己金锁上的八字暗合,故而言语隐晦,称: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,所以錾上了,叫人天天带着,不然沉甸甸的,有什么趣儿;

宝钗在刻意回避癞头和尚、金锁、以及金锁上的吉谶内容这些关键信息——这方是“珍重芳姿昼掩门”的宝姐姐,若是宝钗看完通灵宝玉上文字,便立刻大呼:果和我金锁上的八字是一对儿,便唐突我宝姐了。

但丫环莺儿是个心性直率之女,她在旁听完通灵宝玉、金锁上的字,立刻觉察到乃是一对儿,故而少女八卦心性发作,有意撮合宝玉、宝钗;

于是先听到通灵宝玉上的八字后,莺儿先笑称“我听这两句话,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”,其后宝玉看完金锁上的字,莺儿又不遗余力地解释:这八个字是和尚给的,叮嘱要錾在金器上......直到宝钗出言打断,嗔她快去倒茶,这才住口。

但细品下来,薛宝钗、莺儿的解释与薛姨妈有本质上的不同。薛姨妈称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宝钗、莺儿却说金锁是自家打造的,只不过当年癞头和尚给了这八个字,让薛家人錾在金器上给宝钗戴着,如此而已。

为何薛家人对金锁的出处解释会有差异呢?这正是曹雪芹独具匠心之处。薛姨妈乃中年妇女,秉着妇人心态,一心想要撮合女儿的亲事,自然要往有利自家的方面来说,故而将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与金锁合为一体来讲,才能增强金玉良缘的可信度,否则难免被人怀疑是故意捏造。

而丫环莺儿乃是少女天性,她所说的话必然是发自真心,没有经过任何心理加工的,因此具有很大的可信度。

故此得出结论:薛宝钗幼时,有一癞头和尚送她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八字,命錾在金锁上为宝钗佩戴,后宝钗待选失败,薛姨妈意欲促成金玉良缘,故而对金锁之事添油加醋,谎称“金锁是和尚给的”,因为贾母、王夫人都信佛,将金锁与和尚直接挂钩,更能吸引这两位女主人的注意。

但论到底,薛家人并称不上欺骗,因为癞头和尚是真、八字吉谶亦是真,薛姨妈为女儿亲事撒了个小谎,终究无伤大雅,今之相亲、谋事,谁又没有点这样的心机呢?此乃常事耳。